一家五代农民山洞里住百年 政府出资也不愿意搬走

一个家族在洞穴里生活了百年之久,如今三代同堂也不想搬离大山。虽然没有城里便捷、丰富的生活,但依靠农耕、酿酒已能自给自足。

在贵州省遵义市播州区乐山镇大山中的一个洞穴里,住着一户清贫人家,男主人叫祝应国,女主人叫明芳容。63年前祝应国出生在这个洞穴中,明芳容于1986年嫁给祝应国后,也一直生活在这个大山洞里。祝应国说,他这一辈子都不想搬走,因为这里是他家的“根”。

摄影/宁坚 潘凌峰 李夷昕
剪辑/王依依
出品/腾讯新闻

这个四面环山被称为关岩洞的洞穴,位于乐山镇的新土村,山洞不高但洞口很大,高约40米,宽约50米,一座木质房屋就坐落在洞口之中,这里就是祝应国和明芳容的家。他们在这个方圆大约两公里内没有其他人家的山中,过着以农耕为主、自给自足、几乎“与世隔绝”的桃源生活。

走进洞口,一阵阵凉风扑面而来,洞中空气十分清新,祝应国和妻子正在忙碌着。祝应国说,大约在一百年前,他爷爷祝绍文带着他的奶奶和他的父亲祝德辉将家安在了这里,当时住的是土墙茅草屋,他爷爷活到84岁去世,父亲祝德辉也活到了80岁。

1942年,祝应国的爷爷和父亲将土墙茅草屋翻修成了木屋。到了2017年,乐山镇镇政府专门拨款将破旧的木屋重新进行了翻修、更新、加固和刷漆。现在,他们夫妻俩与儿子、儿媳以及孙子、孙女三代人就生活在这里。

洞口左侧有两间泥土烘房,是祝应国过去用来烘烤烟叶的。因为现在已经不再种植烟叶,烘房就用来储藏腊肉。再往里走就是喂养鸡、牛、马和猪的地方。2018年,祝应国在洞外的空地上修建了一间大房子,将牲口全部转移到了那里。木屋两侧分别是厕所、生产加工房以及厨房和酒窖。

祝应国12岁时不幸患上了小儿麻痹症导致双腿残疾,年轻时跟随一位师傅学习裁缝,除了2018年因为看病去过一次重庆外,再也没有出过远门。明芳容是播州区枫香镇人,13岁时父母相继过世,之后由她的奶奶做主将她嫁给了靠手艺吃饭的祝应国,两人就在洞里结了婚。

因为过去生活条件艰苦,祝应国婚后的第八年才要了第一个孩子,也是那年,洞里通了电。目前,祝应国有3个女儿、1个儿子,女儿们都已经出嫁到外地,儿子祝忠福在浙江务工期间认识了同乡女孩陈义容,两人在2008年返回老家也是在洞中结了婚,之后再次外出务工。2017年,考虑到父母年高体弱,祝忠福便带着妻子和一双儿女返回了关岩洞与父母亲同住。

虽然祝应国腿部残疾,但他有裁缝手艺,能做一些衣裤出售,也可以做一些轻体力的农活,加上明芳容勤劳贤惠,因此一家人不曾饿过肚子,虽然日子过得清贫,但夫妻俩相敬如宾,子女孝顺,家庭很是美满温馨。

新土村属贵州省的一级贫困村,祝应国属于精准扶贫对象,享受易地搬迁政策,从2014年开始,镇政府派人多次上门动员他家外迁,却被祝应国一一婉拒。播州区政府于是将他家列为建档立卡贫困户,由区交通局定点帮扶,祝应国全家的医疗报销可以达到90%。此外,还享受种植、养殖等产业扶贫政策。

目前,祝应国一共养了2头牛、1匹马和12头猪,还有25只散养鸡,过去他还种植过烟叶。虽然收入不多,但家里的生活、生产电器该有的都有。

关岩洞的外面有一块相对平整的土地,祝忠福与妻子陈义容承担了下田的重活儿,两人每天起早贪黑忙碌着。祝忠福说,他的儿子和女儿平时在遵义市区读书,妻子在学校附近租房子照顾孩子,而他大多数时间会留在山洞里照顾父母。学校放暑假了,妻儿就回到洞里与他们团聚。

在屋后靠近岩壁的地方,祝应国储藏有不少新鲜的土豆、红苕、玉米等粮食。他说,即使洞外大雨倾盆,洞里却不会潮湿,也不会有任何异味,粮食放在这里一年半载都不会发霉生虫。

过去因为交通不便,他们每次外出都非常艰难,明芳容一般每个月会到乐山镇去集中购买一些生活和劳作方面的物品。2014年,他们把从家里到山上的便道修通了,之后又将便道扩宽成了小路。不过因为山路太陡,有时候还是需要用马将大件较重的物品运进运出。

门前,祝应国的孙子与外孙玩得不亦乐乎,祝应国与小孙女正在挑选自己种的黄豆。当天下午,孙女的外婆就要到访,他们准备用黄豆制作成豆花,做成豆花火锅来迎接客人。

祝应国还有一门祖传手艺—土法酿包谷酒。“以前我爷爷辈就开始在洞里酿酒了,那些手艺我从小就看会了”,老一辈酿的酒都是自己喝,近些年他才开始把酒往外卖。

过去,因为附近乡亲没事的时候会来洞里串门,明芳容便将包谷酒拿出接待乡亲。乡亲们喝过后感觉酒很好喝,就劝祝应国对外销售。“我的酒喝了不打脑壳,是纯粮食酿造的,没有勾兑其他东西,当然最重要的还是水质。”在酒窖房,祝应国说出了酒好的秘密。

祝应国所说的水,来自于房屋上方山洞顶处。在他家门口,有一个用大青石板砌成的石缸,用来接住从洞顶滴下来的山泉。“在洞的山顶上,是一片荒山。有一年接连四个月没有下雨,但滴水从来没有间断过。”祝应国说。

因为他的酒好,喝了不上头、口不干,因此慕名而来买酒的客人络绎不绝。2017至2018年,祝应国酿酒共4000多斤,不仅卖给周边的乡亲,甚至附近重庆、成都以及省城贵阳等地都有人前来购买。来自遵义市的钟先生,不仅自带酒壶一次买走20斤酒,还买走了30多斤的腊肉。祝应国的酒价从最初的每斤5元,涨到了每斤30元,仍是供不应求。

因为儿子儿媳外出干农活,祝应国一家人的午饭直到下午2点半才吃,饭菜不算丰盛却也香气扑鼻,半斤腊肉熬制成的汤锅配上自己种的蔬菜,再炒上一盘小炒,全家人吃得津津有味。

祝应国常说的一句话是:“山洞里冬暖夏凉无虫无蚊,除了交通不太方便外,其他没有什么不好。我一家五代人在这个山洞里生活有一百年了,因为我在这里生,在这里长,也将在这里老去”。也许这大概就是祝应国不愿搬离这里的原因吧。

据了解,播州区政府于2019年7月15日,派人专程前来测绘祝应国的家外出的那条山路,预计将投资70万元硬化路面。祝应国表示,等以后交通方便了,要开一家山洞酿酒公司,欢迎更多的人到他家来玩。

本站文章均转载于网络,若有侵权行为,请联系发布者:黔闻网,进行删除处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189-8551-2114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hanaixi_vip@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